温度:25-30℃ 天气现象:多云间阴天有大雨 风向风速:东南风3-4级

有情有义的丘濬

中国海口政府门户网站  更新时间:2022-06-27 15:12   来源:海南日报  作者:杨江波


丘浚陈列馆。

丘濬像。资料图

陈列馆中的明代青花花卉纹盘。

陈列馆中的明代象牙笏板。

  最近,位于海口丘浚(濬,下同)文化公园内的丘浚陈列馆正式开馆,吸引不少文史爱好者前去探访。该馆展区总面积达3000多平方米,展出内容分为“出生海南”“仕途之路”“位极人臣”“槐荫书屋”“理学名臣”“情系家乡”“魂归故里”“缅怀前贤”8个单元,馆中陈列着象牙笏板、缠枝花卉纹碗、铜镜等诸多明清文物。其中,象牙笏板与丘濬身前使用过的象牙笏板为同一种类,是该馆的镇馆之宝。


  丘濬一生重情重义、热爱家乡。新开放的丘濬陈列馆,为市民游客了解这位明代大儒的平生功绩、诗文著述、生活场景等提供了一个全新的窗口。


  槐荫之雅


  “槐荫书屋”是丘濬陈列馆展示的8个单元之一,其名称出自丘濬文章《槐荫书屋记》。丘濬通过科考步入仕途后,曾长期在京为官,常在槐荫书屋读书会友。


  景泰五年(1454),丘濬以二甲第一名的成绩考中进士,留在京城任翰林院庶吉士。他在《槐荫书屋记》中提到“予僦居京师,得十数楹于禁城之东偏”。这是一处有十几间房间的住所,其中一间房被丘濬改造成了书房,即槐荫书屋。


  槐荫书屋有些简陋,却不失清雅。丘濬简单地将屋内墙壁刷成白色,然后在屋子中间摆上桌椅,再在左右两侧摆放书架置放书籍,开辟出一方小天地。嗜书之人得一书屋,如鱼得水。丘濬在此间“翻阅书史,口诵心惟”,著书立说,怡然自得。


  那么,丘濬为什么将书屋命名为“槐荫书屋”呢?原来,书屋窗口边有一棵古槐树,“其大盈尺,其高仅丈”,古槐枝叶繁茂,覆盖了窗口和大半个屋顶,书屋在古槐遮盖之下,因此得名“槐荫书屋”。


  丘濬非常喜欢槐荫书屋,他称“吾得于兹槐之助也多矣”,他一生笔耕不辍、著作等身,谁能说与槐荫书屋舒适的创作环境无关?丘濬的《大学衍义补》《世史正纲》《朱子学的》《家礼仪节》等诸多佳作,恐怕有不少篇目诞生于槐荫书屋。


  丘濬身前好客,他在北京的居所,留宿过不少来自千里之外海南岛的同学、乡友,有史料记载的就有丘濬同乡、同登进士榜的林杰,以及符钟秀、林茂才、崔仲渊、邢宥、冯元吉等人。槐荫书屋,想必也留下了他们的足迹。分别时,丘濬写下了《送乡友冯元吉教谕序》《送乡友林廷宾南台御史序》《送符钟秀泷水知县诗序》等文章,可见丘濬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。


  别离之思


  作为文学家,丘濬诗文满天下;作为政治家,他颇受皇帝赏识;作为普通人,丘濬的一生却饱受离别之苦。


  丘濬7岁时父亲丘传早逝,其与兄长丘源由祖父丘普、母亲李氏抚养长大。古籍《琼台诗文会稿》中有一篇《可继堂记》,丘濬陈列馆亦有可继堂相关藏品。《可继堂记》记录了丘普对两个孙儿的期望,他希望丘源“主宗祀,承吾世业,隐而为良医,以济家乡”,希望丘濬“立门户,拓吾祖业,达而为良相,以济天下”。


  虽然丘濬年少时就失去了父亲,但丘家家庭和睦、积极向上。不得不说,丘濬后来能取得如此成就,离不开祖父丘普多年的悉心教导。正统元年(1436)也就是丘濬16岁的时候,丘普去世,丘濬迎来真正的人生艰难时刻。


  正统八年(1443),丘濬在广东乡试中考了第一名,次年娶崖州金百户桂公之女金氏为妻。不过,婚后第七年,金氏就去世了,这对丘濬打击很大。丘濬对金氏情真意切,在妻子去世后迟迟无法从悲伤、思念中走出来。他在《梦亡妻》中写道:“越南冀北路纷纷,死别生离愁杀人。谁言十年泉下骨,分明犹有梦中身。”为悼念金氏,他还写了《悼亡十首》,诉说夫妻之情、别离之苦。


  金氏去世5年后,丘濬才从丧妻的悲痛中走出来,再娶吴氏为妻。正德《琼台志》记载:“丘夫人吴氏,海南卫后所百户宁之女,初丘文庄公潜配金氏,贤,早卒……”据史料记载,丘濬的两位妻子都非常贤惠,吴氏给他生了3个儿子。


  不幸的是,吴氏所生的3个儿子,都不幸早逝。其中,次子丘昆、幼子丘仑均幼年早逝,长子丘敦也在丘濬70岁时病逝。丘濬一次次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之苦。


  丘濬入仕后,长期与家人分居两地。在北京的槐荫书屋里,他写下多篇思亲主题诗文,比如《思亲》一诗云:“帝城品物多佳味,每恨慈亲未得尝。”


  成化五年(1469),丘濬再尝亲人逝去之苦,母亲李氏去世的消息传到北京,丘濬悲恸不已,立即修书请辞回乡守孝。


  丘濬与胞兄丘源感情深厚,不过留京任职后,丘濬与兄长见面的机会寥寥无几,其《思兄》一诗云:“一自新河别,经今三月余。闻鸿即延佇,恐有带来书。”其《闲中有怀伯兄》一诗云:“孔怀此日归心切,相见他年有命无。最是不堪闻感处,霜天鸿雁夜相呼。”成化十二年(1476),丘源在海南逝世,远在北京的丘濬再一次陷入悲伤中。


  一次次生离死别,让丘濬更加思念家乡和亲人,也催生了一篇篇思乡、思亲的诗文。


  故乡之情


  居庙堂之高,丘濬仍时时不忘家乡海南。他在京城创作的诗文,多处提及海南,到了晚年,他多次请辞归乡,未获批准后又写下多篇思乡主题的诗文,其《客中对月》一诗云: “万里思归客,伤心对月华。殷勤今夜影,回照故园花。”《甲午岁舟中偶书》一诗云:“地角天涯最远乡,我家住在海中央。他年乞得身归去,追忆经游梦一场。”眷恋家乡之情跃然纸上。


  在外漂泊多年,故乡对丘濬来说,是遥远的,也是亲切的。他在《南溟奇甸赋》中热情推介海南,称海南“民生存古朴之风, 物产有瑰奇之状”。


  从入仕到辞世,丘濬大多数的时间在北京度过,他返回海南居住时间最长的一次,是其母去世后回乡守孝。守孝的3年,是丘濬后半生最亲近家乡的3年,也是他为家乡做实事、做好事最多的3年。


  民国《琼山县志》载:“施茶亭,在县西三十里许,其地无憩息所,往来苦之。明大学士丘濬因卜葬母,曾经其地,建亭。施茶水以济行人。”丘濬此举普惠路人,后来此处发展成为一个村庄,名为“施茶村”。


  丘濬陈列馆藏有祭抱元镜神碑拓本,原碑至今保存完好,立于海口市龙塘镇国仓村美味山半山腰,碑文为丘濬撰写。这篇碑文记述了丘濬解决国仓村一带的水利霸凌问题,带领当地村民兴修水利的大致经过。


  回乡守孝期间,丘濬还先后建了藏书石室、学士庄和奇甸书院,给藏书石室精选了一批图书,这一系列举措同样体现了丘濬“反哺”家乡的情义。


  弘治八年(1495)二月,丘濬卒于任上,享年75岁。回顾丘濬的一生,除了宰辅之功名、大儒之才学,其重情重义、热爱家乡的一面,亦十分难能可贵。


 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均由海报全媒体中心记者陈望摄




[录入者:市旅游委]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分享到:微信 微博
微信
X

主办:海口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承办:海口市信息中心
海口市信息中心规划设计并技术实现 网站技术支持电话:0898-68725613
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898-68710000 政府咨询投诉电话:0898-12345
琼公网安备46010002000008号 琼ICP备17005283号-1 政府网站标识码:4601000009

温馨提示

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海口市政府门户网站,进入非政府网站
是否继续?